聚丰彩票网 - 历史军事 - 长宁帝军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一百零九章 与黑武人的约定

第一千一百零九章 与黑武人的约定

        伽洛克略看着皇帝离开的背影,想着原来宁国的皇帝陛下果然没有让自己失望,虽然从头至尾也没有说几句话,可是他在宁帝面前的表现就已经败了,他不愿意承认败了,可那是事实。

        宁国皇帝说你不该在这半个时辰里把大部分时间用于思考,是对的。

        本来可以聊很多,聊的越多对于了解宁国来说越有利。

        伽洛克略长长的吐出一口气,看着桌子上的茶杯:“宁国,真的好。”

        这叫不出名字的茶叶和他平时里能喝到的不一样,据说仅仅是茶叶的种类在宁国就能分出来几百种,他虽然只是住在这八部巷的小院子里,可是却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宁国的不一样。

        一路上的所见所闻,乃至今日与李承唐相见,好像这里和他的安息就不在同一个世界,李承唐说想要制衡非一朝一夕之功,可是他哪有那么久的时间,他必须用特殊的法子让自己学到这些,而学到这些只能是来宁国,只能是见到宁帝。

        与此同时,大宁北疆。

        珞珈湖以南都不再是黑武帝国的疆域,这一战发生在这个时代所以每个活着的黑武人都会感觉到屈辱,不管是官员还是百姓,不管是富贵还是贫穷,所以他们已经不能再输,再输就会到全国崩乱的边缘。

        这几年来黑武在珞珈湖以北建造了一座新的边城,名为梵谷城,这里驻扎着曾经辉煌的南院大军,如今依然是他们和宁军在对峙,只是在气势上不知不觉间就会矮了些。

        站在梵谷城的城墙上,辽杀狼看着对面宁军新建起来的边城已经发了好一会儿呆,宁人新建的边城就叫珞珈城,城墙上那些烈红色的大宁旗帜显得很刺眼,每一次看到那些棋子辽杀狼都会想起来战场上的鲜血。

        “好在,还有沁色在。”

        辽杀狼忽然自言自语了一句。

        站在他身边的是这段日子以来表现的极为优秀的一个年轻将军,一个本不该成为将军的人,他有着和黑武人很不一样的面容,这样的人能在黑武军队里领兵简直就是奇迹,如果不是辽杀狼实在喜欢这个人,他应该还在苦力营里做事,为了每天几顿饱饭而卖命。

        这个人叫盖昊,是个在黑武国内如奴隶一般的出身,他的父亲是黑武人,但母亲是渤海人,渤海国曾是黑武的属国,渤海人在黑武人面前仿佛天生就矮了不止一头,这是一种无法解释也无法探查清楚的事,真的像是天生的,渤海人看到黑武人就想跪,相对来说更不好解释的是......宁与黑武实力相当,这几年更是反超过来,可渤海人对宁人就没有这种深入骨子里的卑躬屈膝。

        后来孟长安倒是说过一句,大概就是......因为黑武人长的不一样,而宁人和渤海人长的差不错。

        这理由听起来有些挺扯淡的,可却似乎接近了真相。

        盖昊的母亲是一名渤海女奴,在黑武国的日子过的很凄苦,不过好在还能吃饱饭,这一点在渤海国那边也不好做到,渤海穷苦的吃不饱饭是常态。

        她十二三岁被人从渤海拐来卖到黑武为奴,在一个黑武边军校尉的家里,地位大概不如牛羊,最起码主人家不会无缘无故的殴打牛羊,无缘无故的殴打她是常态。

        渤海国的女人往往又都会生的很漂亮,十二三岁被卖过来的时候黑瘦黑瘦的,哪想到到了十六七岁后出落的极标志,有一天她的主人,那个已经升为将军的黑武人喝多了强占了她,结果还有了身孕。

        盖昊出生之后并没有享受少主的日子,他母亲是奴隶,他当然也是奴隶,哪怕他父亲是将军,人就是这么奇怪的东西,他父亲都不觉得那是自己儿子,还觉得他就是个耻辱,但生了就生了,当奴隶一样对待就是。

        这种事在黑武比比皆是,卖进黑武帝国之内的渤海女奴没有二十万也有十几万,所以这真的不算什么。

        盖昊长大之后还是奴隶,而且日子过的更苦,因为他已经有力气去做更多事,他的父亲对他也是想打就打想骂就骂,好在宁人北伐,他父亲战死,带着数千黑武边军也都战死了。

        战死也就罢了,因为战败,他父亲一家受到牵连,被国师心奉月定为罪犯,一家人都充军为奴,这下好了,他的那些高高在上的兄弟姐妹都变成了奴隶,他连靠近都不能的姐姐下场也很惨,在边军里做奴隶的女人能有什么好日子。

        可他觉得这样不行,于是,有一天他冲进他姐姐的住处,把一个黑武边军捅死,然后又一刀捅死了他姐姐,告诉她早死更好,不用受苦了。

        他本来想自杀的,可是刀子已经举起来却被人一箭射穿了手背,正好巡营经过此处的辽杀狼放的箭,听闻他杀了边军士兵,于是辽杀狼下令把他乱棍打死,盖昊想着反正也是死,拉几个垫背的也好,于是一个人干翻了辽杀狼十几个亲兵。

        这让辽杀狼感觉自己捡到了一块宝贝。

        第一年,辽杀狼让盖昊加入了他新组建的斥候队伍,不归军。

        不归军是在黑武战败之后辽杀狼亲手组建训练的斥候队伍,这支队伍最初只有一百二十人,是从与宁军激战过的黑武边军中精挑细选出来的,每一个都曾经杀过不少宁边军,勇武过人,而且机智灵变,这一百二十人得到的第一个任务是......打通从梵谷城到格底城那边的消息通道。

        近两千里,没有支援,没有补给,也不能后退。

        他们的目标是重建在格底城附近的密谍组织,打探宁军消息,顺便监视阔可敌沁色的一举一动,一百二十人,历时一年半,归来的时候只剩下三十六人。

        这三十六人,有三十五个是不归军的校尉,每个人手下已经都有百余人,不归军的规模也已经达到了近四千人。

        盖昊就是或者回来的斥候之一,他不是校尉,因为他在于剩下的三十六个人比试之中又拿了头名,所以被辽杀狼破格升为不归军四位将军之一,也是唯一的一个不纯种的黑武人。

        辽杀狼自言自语似的说了一句好在有沁色在,站在他身边的盖昊立刻就明白了什么意思。

        “是啊,有沁色殿下在南边,宁人就要信守承诺不再往那个方向进军,名义上那片地方就还是黑武的疆域,而且有沁色殿下的数万边军精锐在,宁人想打也要犹豫一下。”

        “不止。”

        辽杀狼道:“有沁色在,就相当于多了一条通道。”

        辽杀狼看向盖昊:“你知道为什么我会舍得让你们一百二十人去打通那条路吗?因为我们不能放弃对宁国的渗透,战败之后,我们已经没有办法把更多的密谍送进宁国,也没有办法和留在宁国内的密谍联络上,打通了那条道路,我们的人就能从这条路继续渗透进宁国,也可以把我们在宁国内的密谍重新组织起来,给他们任务,给他们指点。”

        辽杀狼道:“所以现在,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任务让你去做,还要再走一次那条路,如果这件事你完成了的话,我会考虑把你从不归军调出来,留在我身边任职,我会给你一支军队让你亲自去训练,将来我离开梵谷城,这里你来留守。”

        盖昊的眼神一亮。

        如果真的这样,那么他的人生也就彻底发生了改变,一城之主,还是最重要的边城,他就是这梵谷城里的土皇帝。

        “属下在等大将军下令。”

        “你知道,我曾去过西域。”

        “属下知道。”

        “我去西域不是为了和那些孱弱且没有勇气的西域人联盟,他们就像是一群绵羊,给他们刀子也一样还是绵羊,在宁人的战兵面前他们除了会咩咩叫壮胆之外什么都做不了,我去,是为了见安息国皇帝伽洛克略。”

        辽杀狼停顿了一下后继续说道:“我先见到了吐蕃国王,后阙国王等等等等一些自以为是的家伙,在我眼里都是小丑,居然还妄想击败宁人......我假意离开,但我一直都在等着伽洛克略了到,再后来。”

        他看向盖昊:“我发现伽洛克略是个疯子。”

        “啊?”

        盖昊没理解。

        “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他说,如果这次能够击败宁人,那他将会把国都迁到宁国,如果没有击败宁人而是被宁人击败,他希望能去宁国看看,他希望能见到宁国皇帝李承唐,他想和李承唐学学如何治国,他还说安息不是宁的对手,最起码现在的安息不是宁的对手,想要击败宁,就要了解宁,了解宁帝。”

        盖昊反应过来:“大将军是要我去把伽洛克略救出来?”

        “咱们在宁国内的密谍已经重新组织起来,这四年来,我不断派人渗透,进长安的密谍是原来的一倍,有渤海人,有黑山人,有铁黎人,还有后阙人,也有草原人,当然也有和你一样的人。”

        盖昊心里微微一疼,那是自尊心在疼,和他一样的人,当然是渤海人和黑武人的孩子,长的不像是黑武人,也不完全像是渤海人,他们这样的人在黑武被称为杂-种。

        “这件事很难。”

        辽杀狼道:“为了应对战败的情况,伽洛克略分兵进攻后阙国的时候,在后阙国五莲山脉藏了一支人数在三千多人左右的精锐,精锐之中的精锐,每一个都很能打都很善杀,他们留在那的目的是为了接伽洛克略回去,而伽洛克略想回去唯一的出路是北上进入黑武,你负责把他接回来,伽洛克略答应我,只要把他接出来,他会给我们至少两百万两白银,两百万两......足够我组建十万大军。”

        “除此之外,他还会将在西域搜刮的金银藏匿之处告诉我,那也是至少百万两价值的东西。”

        辽杀狼看向盖昊:“所以只要你能把伽洛克略接出来,你就相当于为黑武帝国组建了一支十五万人的强大军队,我让你做一城之主,甚至给你讨要来封爵,国师都不会拒绝。”

        “我去!”

        盖昊深吸一口气:“我会把安息皇帝接出来的。”

        “那是个疯子。”

        伽洛克略看向南方:“我唯一见过的让我有几分敬佩的疯子。”

        与此同时,西域,五莲山脉。

        大野坚看着面前挑选出来的安息国精锐,笑了笑:“我是你们陛下请来的,你们都应该清楚,当初他找到我的时候我也很好奇,我也没有想到他居然要去冒那么大的险......所以为了你们的陛下,你们最好什么都听我的。”

        他回头指了指东边:“我们得翻越定君山过去,我带三百人,大概......会有一半死在山里,不过过了定君山我就有办法把你们带到长安附近,等着黑武人把陛下救出来,你们将是陛下的亲卫,护送陛下出宁国进入黑武,再从黑武返回五莲山。”

        他深呼吸,然后振臂:“出发!”

聚丰彩票网_书迷正在阅读:聚丰彩票登入端口六迹之大荒祭替天行盗开天录聚丰彩票苹果版app下载安装苍穹之上剑来大道朝天前任无双废土指挥官我是仙凡天下第九

《长宁帝军》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历史军事,聚丰彩票网转载收集长宁帝军最新章节。